紫茄子app入口

“夫皇,我感觉……都快忘记时间了!”

扶卿离开后,君轻暖迷迷糊糊从他怀中爬起来,却又缠上他脖子,小脸紧贴着他的,“我来燕都才三四个月,现在想想,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会过去的。”慕容骋把手掌落在她的小脑袋上,轻柔的安抚,“暖儿累了就不要想,交给夫皇便好。”

而实际上,君轻暖只是感叹一下而已,又怎么会真的不管不顾?

她像是小狗儿一样轻咬他的下巴,喃喃,“不要,我喜欢陪着一起。”

暖暖的呼吸,撩拨着他!

他的指没入她的发,俯首捕捉到那两瓣丹唇,深深地吻!

为了和她一生相许,他愿横扫腥风血雨!

……

“小没良心的,要去干嘛?”

扶卿出去之后,对面树上的封景云便落在她身侧,伸手捏了捏她脸蛋!

“小流氓住手!”扶卿炸毛,“本殿有正事!”

麻花辫少女的夏日回想

丫的,堂堂一国皇长子,兵部侍郎,监国大人,竟然被人捏脸蛋,岂有此理!

这要是被人看到了,她……威信何在!

封景云看着气鼓鼓的小包子,忍不住的逗她,“想要哥哥不欺负也是可以的,来,亲一下!”

他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给本殿闭嘴!”扶卿小脸通红。

“害羞?没关系,哥哥亲一下!”他勾唇,凑上去在她粉嘟嘟的小脸上轻啄了一下!

“……”扶卿像是触电一样摁住被他亲过的地方,小耳朵都红透了!

可爱的耳垂,红的像是成熟的浆果一样,看的他心头一跳!

他耳迹也红了红。

突兀的,两人都安静了下来,一本正经的往御书房走!

吩咐人去召集兵部和户部众人之后,两人进了空荡荡的御书房等群臣来。

扶卿习惯性的坐在了桌案后面,封景云就趴在桌上静静看着她,“小没良心的,可还记得本帝!”

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的说起两人的过往,眼底狂狷收敛,郑重而怀念。

扶卿忽而语塞,眼眶瞬间就红了!

结果,封景云就看到,那五岁的小不点小嘴儿扁了扁,又扁了扁——

然后,竟突然哭了!

“小没良心的,别哭!”封景云有点慌,都不知道怎样安慰她。

“……抱我一下!”小不点突然撅着嘴巴,眼底一片偏执!

封景云绕过桌子,在她身边坐下来,将只能够得着他胸口的小不点抱在怀中,一只手在她后背轻轻的拍!

小不点环住了他的腰,不肯说话。

“是不是想我了?”

他低头看她时,她长长的睫羽挂满泪珠,粉扑扑的小脸像个小包子一样!

好可爱……

他忍不住的伸手帮她擦眼泪,“小笨蛋哭什哭啊,爷不是还在这里吗!”

他本是哄她的,谁料小不点一听这话,哭的更凶了!

“好好好,别哭,说要怎么办吧!”封景云纵横一生,死都不怕,这会儿却兵荒马乱!

结果,那小没良心的粉团子就说,“以后不要欺负我!”

“好好好,我不欺负!”他最怕人哭,这一哭,他是什么也顾不上了。

原则底线都不要,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许乱摸我!”

“……”他嘴角抽了抽,不甘心的道,“我不乱摸。”

有规律有顺序的摸还不成吗!

“……不许偷看我!”

“嗯,不偷看!”

我光明正大的看!

“不许亲我!”

“不亲!”

吻!

他无奈的看着那张湿漉漉的小脸儿,双手捧着,擦掉她的眼泪,叹息,“这下不哭了吧?”

她小嘴巴扁了扁,破涕为笑!

内心一个声音嘶吼着:封景云,我想了!

我想了!

真的想了!

结果,笑着眼泪又落下来了!

“再哭爷亲了!”他终于脱口而出!

“……”扶卿僵住,呆呆的看着他,“说过不亲的。”

“嗯,但我没说不吻。”他忽而捧起她的小脸,在她眉心吻了一下!

“……”扶卿脑子一片空白,心跳如鼓!

年幼的身子不可能有什么反应,所有的感情都纯粹的像是冰晶一样!

大殿的门突然被推开,扶卿这才回过神来,慌乱的用袖子擦眼泪!

而封景云却不由分说把她按在了胸口,低声道,“爷来!”

“知道要干嘛?”扶卿愣住,嘟囔着挣扎。

“废话,父皇铺排那么大,自然想要一统天下!”封景云白了她一眼,“以为云帝的称号白来的啊!”

而此时,进门来的兵部侍郎以及户部尚书简狄,和跟在身后一众朝臣们,都已经惊呆了!

见惯了皇长子的杀伐铁腕,忽而看到她被一个被他大不了几岁的孩子抱在怀中,体蒙圈!

“臣等……见过殿下,这位是?”

简狄上前来,狐疑着,打量着封景云!

封景云身上穿的,是皇子的服装,和扶卿一模一样!

结果,不等扶卿说话,那陌生的孩子却将目光投向了他们!

那是一双风流狂狷的眼,噙着肆意睥睨和危险气息,只是一眼,便让人忽略了他的年龄!

云帝,自然不是白叫的!

当年和扶卿斗了那么多年,表面上看上去两人分庭抗礼,实则扶卿和封景云都明白,封景云对她多半是陪伴和护佑。

相反的,没有封景云一次次的磨砺,就没有后来共和国史上最年轻的女少将!

封景云的气场,只会比扶卿更强!

简狄和兵部侍郎甚至下意识的想要躲避他的目光!

就听,他带着几分稚嫩却铿锵冷沉的嗓音传来,“本殿乃新任国师,封景云!”

“殿下为何不曾早朝?”简狄尽量谦恭,但却不得不多出几分戒备。

封景云闻言,嘴角轻轻勾了勾,瞄了一眼怀中的小团子,“那就要问爷的小扶卿了。”

“……”众人皆黑线!

扶卿嘴角狠狠抽了抽,连自己刚刚哭过都不记得了!

抬眼时,封景云眼底噙着笑,盈盈目光落在她脸上,“爷的小扶卿这两天,给爷吃了点一睡不醒的药。”

“……”简狄和兵部侍郎皆无言以对!

而扶卿闻言直接把他摁在了软榻上,小拳头就招呼上去,“封景云混蛋!说过不欺负我的!”

“明明是欺负我……连着给爷喂了两次迷药了……”他笑的一脸无辜。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