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在草莓音乐节

♂? ,,

送走陆明瑾和陆明瑜后不久,秦烨就来接她了,陆拂桑没让他开车进来,换了身衣服,自己走到大门那儿跟他回合,倒是正巧看到韩霁月也在。

韩霁月穿着身白色的西装,头发修剪的十分有型,手里拿着一大束玫瑰花,依着车门,摆出副痴情等待的模样,见到陆拂桑走出来,眼睛一亮,刚想打招呼,秦烨就从车里下来,把人拉进去了。

他尴尬的笑了笑,远远的点了个头,算是示意。

陆拂桑都没来得及回应。

开阳一脚油门,车子就蹿出去了。

陆拂桑嘴角抽了下,“没看到韩霁月?”

秦烨傲然哼道,“他不还不够格让爷放在眼里。”

陆拂桑竖起大拇指,“秦四爷就是狂霸拽。”

那是韩家啊,敢这么踩韩家的面子,也就他了,即便尊贵如邱家和魏家都会给韩家三分面子,因为想要韩家的支持。

秦烨笑着捏捏她的脸,“别以为爷听不出来这是在怼我,爷也不是用有色眼镜看人的主,在部队里,大多数都是些家世普通的,爷小瞧哪个了?可爷对韩霁月还真就是挺鄙视的,本事没多少,还喜欢摆豪门大少的谱,他要是有韩光风的能耐,爷也高看他两眼,什么都不会的二世祖,却吃喝嫖赌都占了,说,爷能拿正眼瞧他?那不是膈应爷自个儿吗?”

陆拂桑嗔道,“是,是,您老人家说的都在理。”

青春美女萌妹子图片

“那刚才为何挤兑爷?”

“我这不是想着,到底他跟陆铃兰订婚了,以后就是陆家的女婿,有这层姻亲在,明面上总得说的过去啊,不给他面子,不就是打我大伯那家人的脸?”

秦烨装模作样的想了想,“媳妇儿教训的是,爷都差点忘了这茬,爷跟他还是连襟呢……”最后那句话,他揶揄的笑着,声音拉的好长。

陆拂桑顿时羞恼。

秦烨凑近她耳边,暧昧的又道,“媳妇儿,爷真是迫不及待的想把娶回家了,现在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懂的,这样禁着爷,一旦解禁时,那就是开闸的洪水,会凶猛的让无法想象。”

“秦烨!”陆拂桑低声警告,脸呢?不要了吗?

开阳面无表情的开车,像是听不见。

但陆拂桑不能当作人家没听见。

秦烨哼笑,“行,爷不说这个,爷说正经的,我舅妈醒了,我妈的心事也了了,我爸明天就回国,我也没什么顾忌了,咱们后天订婚如何?”

陆拂桑吓了一跳,“干嘛这么着急?”

秦烨不觉得,“急吗?爷都没说明天,若不是怕我爸太累,爷明天就想订婚,不对,其实爷最想直接办婚礼,可奶奶说,们陆家最重规矩,结婚是女子一生的大事,所以还是按照规矩,一步步来吧。”

说道后面,一副郁郁叹息状。

陆拂桑见状,眼眸闪了闪,似笑非笑的道,“按照规矩来啊,那就好办了,我们陆家的规矩也不多,无非就是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而已。”

这六步走完,至少三两个月。

谁知。

秦烨无比淡定的道,“好,那就这么办,明天爷就和媒人登门来纳征,聘礼早就备好了,都是依着陆家的规矩来置办的,三百六十抬……”

“等等!”陆拂桑打断,“怎么直接跳到纳征啦?前面的几项呢?”

秦烨无辜的道,“已经办完了啊。”

陆拂桑升起不好的预感,“什么时候?”

妈蛋,她什么都不知道?

秦烨一本正经的道,“爷早就打听过陆家的规矩,女子出嫁,都是家里身份最高的长辈出面,所以,爷那天就去找家老爷子谈了,爷爷答应了,这一步就叫纳采吧?然后问名,爷也从家老爷子手里要了的生辰八字,压在了我家的香炉底下三天,我家祥和的不行,后来,奶奶又拿着咱俩的生辰八字去了庙里找大师卜算,抽了上上签,说明姻缘天定,这一步也顺利完成了吧?再说纳吉,爷就在刚才已经把大师批得签文和的生辰八字又给爷爷了,看,纳吉也做完了,结下来,可不就是纳怔?”

“……没问过我的意思。”所以,她可以不承认的对吧?

秦烨说的认真极了,“陆家的规矩,女子出嫁,不是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陆拂桑,“……”

这是拿她的盾来挡她的矛了?

“媳妇儿……”

“我想静静。”

秦烨见她郁闷苦恼的小模样,绷不住笑了,“看把吓得,早晚都得嫁给爷,早一点又有什么关系?自己也答应了不是么?搞得爷像是个逼婚的恶霸。”

陆拂桑幽幽的道,“没听说过婚前恐惧症?”

秦烨挑眉,“是想说……有病了?”

陆拂桑气笑,“才有病!”

秦烨顿时严肃脸,“怎么知道?爷得的还不止一种病,目前为止,就有三种,相思病,欲求不满病,晚上还有孤枕难眠症,再这么下去,还会得一种久憋伤身的病!”

“……”

秦烨,的脸呢?

“媳妇儿……”

“滚,滚,滚……”

陆拂桑被他打败,没好气的一连骂了好几声,他都照单收,依旧无耻的跟她腻歪着,“媳妇儿,明天爷去家纳怔,媒人我都定好了,就江爷爷吧,他算是汉水院里活的最明白的了,不争不抢,对名利权势也都放的差不多了,看小七的性子就知道,江家会在雍城再立足百年不止……”

陆拂桑哼道,“随,反正我说了也不算。”

秦烨失笑,凑过去亲了她一口,而后无耻的在她耳边低语,“以后在床上用什么体位可以说了算。”

“……”

秦烨哈哈笑起来,调戏的那叫一个恣意畅快。

陆拂桑气急的捶了他几拳,但对他来说,都是不痛不痒的撩拨,他抓住她的手,在掌心里把玩着,“乖,媳妇儿,别再撩了,现在场合不合适。”

陆拂桑气的想咬他。

见她真要恼了,秦烨才收敛了些,讨好的哄着,“媳妇儿,想不想知道刚才韩霁月为什么来陆家?还那么风骚的拿着玫瑰花?”

陆拂桑绷起脸,不搭理他。

他自顾自的道,“是韩霁月在外面跟女人开房,被人抓拍了,放到了网上去,现在传的整个雍城都知道,这不是打那个堂姐的脸吗?这才刚订婚几天,就按捺不住偷吃了,他要是还想当陆家的女婿,可不就得巴巴的来赔罪?”

闻言,陆拂桑倒是讶异了下,她还没真注意网上的八卦,之前跟陆明瑾坐一起喝茶,也没见他脸色有不好看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昨晚上被拍的。”

陆拂桑狐疑的问,“不会是让人干的吧?”

秦烨笑了,装模作样的道,“举手之劳而已,怎么着陆铃兰也算是爷的大姨子,帮她肃清一下韩霁月身边的花花草草,也是应该的。”

陆拂桑气笑,“感情他俩还得谢谢呗?”

“谢就不必了,以后少招惹就行。”

闻言,陆拂桑蹙眉,“什么意思?”

秦烨轻哼了声,“韩霁月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他在外面怎么玩爷本来不屑理会,但他不该对都生出心思,爷知道了还能饶得了他?”

“他对我有心思?我怎么不知道?”

“他私下打听的事,被爷听说了。”

陆拂桑忍不住嘴角抽了下,这位爷醋劲真大,就打听了她几句,这就忍不住出手了,韩霁月也是够倒霉的,“那说,陆铃兰能原谅他吗?”

秦烨嗤笑,“肯定会原谅。”

这下子,陆拂桑倒是好奇了,“怎么知道?”

秦烨语气里带了丝轻鄙,“很简单,陆铃兰根本就不爱韩霁月,甚至在心里多半也瞧不上他,之所以应了这桩婚事,不止是大伯的权利欲在作祟,更是因为她自己的野心,她不甘于只是当陆家的大小姐,她想跻身四大豪门当主母。”

陆拂桑没反驳,她差不多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有一点,她还是不明白,“韩霁月可是次子,再者他的能力也远远不及韩光风,陆铃兰怎么当主母?”

二更 韩霁月的绿帽子

♂? ,,

闻言,秦烨故意卖关子,“猜?”

陆拂桑想了想,哼笑道,“听说韩光风正在追求邱家的那位表小姐,难不成又想搞破坏、给韩光风重新安排个实力单薄的?”

秦烨幽怨脸,“在媳妇儿眼里,爷难道就是这种人?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爷可积善行德的很。”

陆拂桑翻了个白眼。

秦烨就稀罕的去捏她的脸,见她瞪眼,忙讨好道,“爷这就告诉好不好?邱家的表小姐姓郑,叫郑贝贝,是名副其实的娇气小姐,从小被宠的跟魏美姿差不多,除了脑残,身体还不好,她那样的跟陆铃兰相比,简直就是小白兔和狼切磋,她能是对手才怪!”

闻言,陆拂桑就恍然了,“但是,韩光风可不傻,能愿意把主母的位置让给他弟媳?”

秦烨笑笑,“韩光风盯着的可不是赵家后宅那点事,只要韩家的大权在他手里,陆铃兰在家里再怎么蹦跶,也翻不出他的掌心去,而且,觉得韩光风那样的人会喜欢郑贝贝?”

“什么意思?”陆拂桑不解。

秦烨唇角溢出一抹冷笑,“意思就是,韩光风欣赏的是陆铃兰这样的,在人前端庄大气、举止得体,妥妥的主母风范,又有手段和心计,这才是豪门最佳贤内助,郑贝贝那样的,只能当女儿养着玩儿,若不是她背后有郑家,韩光风会追她?”

闻言,陆拂桑心里一悸,“不会想说陆铃兰和韩光风……”我去,那可真是劲爆了,而且,也算得上是胆大包天了,郑贝贝脑残,可郑家可不是一般人家。

秦烨没直接回答她,而是漫不经心的道,“也知道,前些时候小七和云裳在交往,小七看着精,可那是在做生意上,但对感情,别看他阅女无数,其实跟个愣头青没啥两样,而云裳在那个圈子里,什么没见过玩过,想玩弄小七分分钟的事,爷不想看他被人耍,就让人查了下云裳,结果就查到件很有意思的事。”

陆拂桑眸光动了动,“什么事?”

秦烨扯了下唇角,语气里满是不屑,“爷查到云裳曾经在去年六月份借着宣传电影的机会,在r国停留了几天,她住的那个地方在当地很低调,不懂的外人只当是住那里图个舒服安静,可走进去深入了解了,就会发现别有洞天,什么服务都提供,包括修补那层膜。”

陆拂桑先是被刺激的有点尴尬,而后见人家很正经,这才惊异的看向他,问道,“确定?去做这种事,一定很隐秘,是怎么知道的?”

秦烨嘲弄道,“是很隐秘,入住的客人都不用提供真实的身份,而且,从进去开始,就带着面具,谁也不认识谁,以此来保证客人的隐私,一般的人,即便是警署出面,对方都不买账,爷也是颇费了些力气才查到的,说来也是巧合,那个做手术的女医生好赌,有一次输光了钱被逼着还债时,想用这个消息来卖钱,被爷的人给截住了,这才知道云裳背地里还做过这种事,拿来糊弄小七那傻子,小七以为她跟他时冰清玉洁,这才对她格外投入了些……”

陆拂桑蹙眉,她还有一点没想通,“不是说入住的客人都带着面具隐藏了身份吗?那医生又是怎么知道对方是云裳?”

秦烨冷笑,“云裳就算遮住了脸,那自诩国际范的气派还是不自觉的会流露出来,再者,那医生也是个精的,她早就存了不良心思,就是想等到必要的时候可以拿出来敲诈勒索,所以做手术时,给病人用的麻药都是能短暂失去意识的,她趁机取下对方的面具记下她们的样子。”

陆拂桑恍然,想起那次在蝶变,云裳冷艳又高贵的模样,又一阵恶寒,就为了让江小七把自己当处子,就这般作践自己,值得吗?

“那现在七爷知道了吗?”

“当然,爷能不让人提醒他?虽然真相会让他难受一阵子,但总好过被骗一辈子,爷若是不拦着,他指不定会把云裳娶回江家去。”

陆拂桑深以为然,继而又想起昨天秦烨对她揭开的那个残酷真相,一时,沉默了。

见状,秦烨好笑的搂过她来,“说别人的八卦呢,别想三想四的,怎么不问问爷查云裳时,还发现的另外一件有趣的事了?”

陆拂桑回神,讶异的从他怀里抬起头,“不会想说,在那地方,也看到陆铃兰了吧?”

我去,陆铃兰的骄傲端庄,可不是装的,那是从小培养,发自骨子里的,甚至在韩霁月之前,她连一场爱都没谈过,怎么会……

秦烨点头,“还真就是她,爷过后让人去查了一下她去年的行踪,她去过r国的,难道不知道?”

陆拂桑下意识的道,“知道啊,但不是她一个人,大伯母还有陆芙蓉,她们母女三个一起去赏花,在那儿大约待了七天左右才回来。”

“没错,大概还不知道的是,那段时间,韩光风也去r国谈生意,是不是很巧?”

陆拂桑吃惊的说不出话来,还一阵阵的有点犯膈应,这算什么?陆铃兰和韩光风暗度陈仓,可陆铃兰嫁的人却是他弟弟,为了维护陆家的体面,也或是取得韩霁月更大的信任和怜惜,婚前又偷摸去做了个修补术,婚后,他们三个还要住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呵呵,这都是什么狗血剧?

不过至此,她算是明白为什么陆铃兰对当韩家的主母这么志在必得了,也是啊,韩光风也是她男人,搞不好还是真正的心头好,他会不支持?

可怜韩霁月这绿帽子戴的,啧啧。

……

车子到了桑天,秦烨拉着她的手下车,开阳手里拎着几个盒子,都是探望病人的营养品,陆拂桑看了眼,没说什么,倒是自己,两手空空。

来过桑天无数次,这一次是心情最复杂的。

越是往里走,陆拂桑的身子绷得越紧,连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僵了,秦烨捏捏她的手,为了分散她的心思,说道,“拂桑,知道昨晚哥去哪儿吗?”

这话题,果然有用。

陆拂桑看过来,“去哪儿了?”

秦烨面色冷肃的道,“遇袭的那段路上。”

“什么?”陆拂桑脸色一变,“天枢不是让人清理了吗?难道还有漏网之鱼?”

秦烨摇头,“不是,是恰好有经过的路人看见了,不过,那人看的稀里糊涂的,以为是拍电影,没当真,不过后来从网上查了下,没听说哪家剧组去那里拍戏,这才觉得后怕,就报警了。”

“那也不该是雍城的警署接下来啊?”那地方可不属于雍城的地盘。

秦烨道,“根据那人描述的画面,属于恐怖级别的犯罪了,当地的警署根本接不了,这才移交到雍城来,哥便被派去那儿查案了。”

“那可有发现什么?”

“放心吧,我都处理好了,案子已经撤销了,不过哥和警署的人好忽悠,小六那儿,只怕是瞒不过,等下我回汉水院,少不得会被他揍了。”

说道这里,秦烨苦笑起来,“偏偏爷这回心虚理亏,还不能还手,这种只能挨揍的感觉想想都觉得憋屈,要不爷今晚还留在家不回去了?”

陆拂桑哼了声,“不回去,我的茶叶怎么办?”

秦烨哀怨的叹道,“那就不心疼爷?”

“该!”

“媳妇儿,这么捅刀子都没有一点压力吗?”

“哼,也说了自己理亏。”

“可是,我宁愿被爸揍,被哥揍,也不愿小六给出头讨公道,他凭什么?情敌还是备胎?”秦烨一开始还在闹着玩,到这会儿,是真醋上了。

陆拂桑好笑的嗔他一眼,“若是觉得不服气,他揍,打回去就是,反正俩也不是头一回打架,说的好像多委屈稀罕似的。”

闻言,秦烨虎目一闪,“媳妇儿,好像知道点什么?”

陆拂桑哼笑,“我又不是七爷那傻子,有些事,糊弄我一回两回可以,次数多了,我要是还看不透,那些年装怂卖傻可就白演了。”

------题外话------

推荐一位作者的新文,正在首推pk,喜欢的亲们去捧个场哈。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作者:嘉霓

男强女强一对一双洁军旅甜宠文

“最好让的小弟亲自来向我赔罪!”萧墨蕴扯着程湛的领带,对他凶神恶煞的吼。

“好!”男人答的爽快。

入夜,男人前来。

“小弟呢!”

“来了!”

“哪?”

男人反问:“我小弟损害什么?我让他加倍补偿!”

“他砸了我的饭碗!”

“饿?”

“当然饿!”

男人一个横拖,将萧墨蕴拖进内室。

“……干嘛?”

“喂饱!”

“禽兽!”哀嚎声从内室传出。

“噙着,所以好受?”

三更 秦四爷都上当了

♂? ,,

闻言,秦烨笑了,“不愧是爷的媳妇儿,就是冰雪聪明,不过能跟爷说说,是怎么看出来的吗?”

他自诩瞒过了所有的人,包括他父母和郁爷爷,都以为俩人因为白衣翩翩反目成仇,这么多年不往来,早已没了兄弟情分,其实,不过是遮人耳目罢了。

但陆拂桑听了他的话,不答,反而玩味的问,“这么说是承认了?呵呵,姐其实什么都没看出来,就是随便猜猜。”

“草!”秦烨难得上一回当,直接气笑了,“媳妇儿都敢给爷下套了?想让爷怎么收拾呢,嗯?”

陆拂桑无惧的哼笑,“技不如人,愿赌服输,秦四爷,我可没逼。”

秦烨顿住步子,把她扯进怀里,虎目眯起,“这么说来,还真是爷的错了?”

陆拂桑紧张的看了眼四周,是个拐角的地方,倒是方便隐藏,但她还是怕他胡来,低声警告着,“秦烨,别闹,也不看看这是在谁的地盘上。”

秦烨哼了声,“在他的地盘上,爷才更想对做点什么。”

闻言,陆拂桑顿时慌了,赶紧软声道,“好啦,我跟说实话,我刚才就是诈一下,谁知道就承认了呢,咳咳,好吧,其实也不是没有一点破绽,当然更多的还是凭直觉猜的……”

秦烨好奇的问,“什么破绽?”

俩人为了让人觉得他们不合,甚至连来往都断了,每回见面也是掐,而且,绝对逼真,因为当年事也不是假的,小六对白衣翩翩的确有几分心思,会看他不顺眼也算是真性情流露,至于他自己,当小六跳出来搞破坏时,他也是真吃味了。

所以半真半假,才最迷惑人,有时候,连他自己都分不清哪是真哪是假。

结果,她倒是看得明白。

陆拂桑想了想,低声道,“破绽就是,郁墨染对我的态度啊。”

“嗯?”秦烨不解。

陆拂桑继续解释着,“他不是一直都想破坏咱俩的事嘛,趁不在,搞出很多的动静,就为了让我跟他扯上关系,我知道他并不是真正的心仪我,不过是为了打击才故意这么做,但一次两次的,我就觉得不对劲了。”

“哪里不对劲?”小六演戏的本事下降了?

陆拂桑古怪的看着他,“他没有对我真正的下手。”

秦烨顿悟,一时哭笑不得。

陆拂桑又道,“若他真想给添堵、膈应、报复,那最好的手段不是占了我便宜?可他明明好几次都有机会,他却只是在言语上调戏我几下,根本没有实质性的伤害,这算什么反目成仇?”

秦烨揉揉她的头发,叹道,“所以,就猜到了对吗?”

陆拂桑点了下头,她能为了摆脱被陆家当筹码而装怂卖傻,别人自然也能用一层假象去遮盖另一层真相。

“那媳妇儿可要保密,现在还不是公开的时候。”

“嗯,我知道。”

秦烨自是相信她的,松开胳膊,拉着她往走廊的那头走去。

离着那间病房越近,陆拂桑的心跳便越是急促。

到了门口,陆拂桑觉得自己浑身又僵硬了,她揉搓了下脸上的表情,想让自己看起来更自然些。

秦烨忽然问,“媳妇儿,小六真的没占便宜?他是不是不行啊?”

陆拂桑,“……”

在这种地方,在这个时候,说这些东西真的不突兀吗?

还是说,其实一直在琢磨这事,到这会儿,才迟钝的问?

被他这么一打岔,陆拂桑奇异的不紧张了,抬手敲了下门。

“谁?”声音是孟小欧发出来的。

陆拂桑清了下嗓子,“是我。”

房间了沉默了片刻,然后响起脚步声,陆拂桑深呼吸一口气,门从里面拉开,露出孟小欧的脸,看到她时明显一喜,再看到她身边的秦烨,顿时表情就不好看了,“四小姐,老大不喜欢太多人打扰。”

陆拂桑有些尴尬。

秦烨冷笑,“都没问家老大怎么知道他不喜欢?也许,他很乐意看见爷。”

孟小欧还想说什么,里面传出一声,“小欧,请他进来。”

孟小欧不情愿的答应了一声,错开身子,让两人进来了。

房间很宽敞,布置的像个卧室,但陆拂桑知道,这儿不是宁负天睡觉的地方。

床很宽大,被子和床单都是白色的,墙头挂着一副画,跟周围的惨白不一样,那副画里繁花似锦,竟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宁负天因为背部受伤,所以趴在床上,这会儿,正努力转过头来看她。

见状,陆拂桑忙走上前去,让他可以不用费力的转那么大角度,而且,还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方便两人平视着交流。

宁负天勾起唇角,“拂桑,来了?”

陆拂桑点了下头,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昨晚睡得好吧?伤口疼的厉害吗?消炎的药液都输完了?现在能吃饭了吗?”

闻言,宁负天唇角的弧度扬的更高,很乖巧的一一回道,“我睡得很好,早上七点多才醒呢,针药也打完了,伤口并不疼,刚才我喝了点粥,没敢吃太多……”

陆拂桑下意识的问,“为什么?医生只说让忌口,没说让少吃啊。”

宁负天似乎对回答这个问题有点委屈,正欲言又止,秦烨很平静的替他答了,“拂桑,吃的多,代谢的就快,而宁总眼下这情况,去洗手间会很不方便。”

陆拂桑,“……”

早知道她就不问了,看吧,尴尬了。

尴尬的似乎只有她,宁负天幽幽的看了秦烨一眼,秦烨站着,所以他要看他,得扬起头来,“秦四爷,懂得真是不少。”

秦烨扯了下唇角,一语双关的道,“都是男人,谁还不了解谁?”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