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 草莓视频app下载

♂? ,,

,最快更新枕上豪门:冷血总裁的心尖妻最新章节!

小梓昀看看冷雪慕,再看看许若悠,点了点头,乖乖走出了卧室,并且贴心的替两人关好了门。

等门关上了之后,冷雪慕才转过头,面色微沉看着许若悠。“三年前到底发生过什么,我现在不想再问,不过我们冷家的骨血是绝不容许流落在外的,梓昀是我的儿子,我绝不容许再有人以他没有爸爸为由来欺辱他,我也绝不容许他在一个缺失父爱的环境下长大

,孩子必须跟我在一起生活,当然,可以选择跟我一起回国,毕竟孩子的亲生母亲,比起别人,起码会负责一点。”

冷雪慕语气很冷淡的向许若悠说道,脸上除了一贯的冰冷也没什么别的多余的表情,好像他说的话是再简单不过的话了。

许若悠盯着他看了半天,开口道:“要是我拒绝呢?”

冷雪慕冷笑:“没有拒绝的权利,孩子要么跟我回国,要么我和孩子一起回国,只有这两个选项可以选择,其余任何别的选项都不会存在。”“冷雪慕,不觉得自己太霸道了一点吗?要带他回去,确定他跟在一起就会过得开心吗?这三年来,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就算我同意让带他回去,让和他一起生活,确定所给他的生活环

境,就是最好的吗?”

许若悠皱起眉,语气平静的问道。冷雪慕扬起眉毛,看了她半响,冷冷道:“看来这三年虽然在这里,可对我周围发生的事情倒是了如指掌。指的是现在住在我家里的诺雅对吗?觉得有她的存在,梓昀就不会被心意的对待吗?

当我是什么人?当我父母是什么人?”

冷雪慕的脸色猛然沉了下来。“我并不是怀疑或者父母对梓昀的真心和关心,只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毕竟是人力没办法面面俱到的,诺雅也是的女儿,能厚此薄彼,在他们闹矛盾的时候只偏向梓昀吗?不能!我也不想让我

阳光美女休闲出行清新又养眼图片

的孩子在这种很有可能会受委屈,或者会为难的环境中成长,这样对他的成长没有什么好处,所以我希望也能站在梓昀的位置替他考虑,不要把他置入这种复杂的环境中。”

许若悠一字一句说道。

冷雪慕沉默了许久,脸上的表情变幻了半响,才再次开口道:“梓昀不会和诺雅住在一起,他和我在一起,回国之后我会从老宅里搬出去,我会给他一个单纯的环境,这样满意了吗?”

许若悠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却没想到他会这么容易便妥协。

她很明白,冷雪慕对孩子看的很重,如果确定了诺雅是他的女儿,他不会厚此薄彼,会尽力照顾到每个孩子的情绪。

可现在他选择这样做,却明显是已经偏向了小梓昀。

“还有什么要求,一起提出来,趁着我还好说话,说吧!”冷雪慕皱着眉,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许若悠咬着唇思考了半天,打从冷雪慕知道小梓昀的存在后,她就心里明白,她在米兰是待不下去了的。

冷雪慕不会再让小梓昀和自己单独生活下去,可她也绝不会容忍小梓昀离开自己。

所以,势必要有人妥协,而以冷雪慕的强势来看,妥协的那个人只会是她了。

可现在回国,要是面对白乐笙,她势必会有所动作,这样一来,她这三年以来所有的容忍便都变得毫无意义了。

但眼下她根本没得选,只能先跟冷雪慕回国,至于其他的,只能尽力去补救了。

想了半天,许若悠抬起头看着冷雪慕道:“我可以跟回国,也可以和一起照顾小梓昀,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务必答应。”

“什么要求,说!”冷雪慕冷声道。

“不要告诉家里包括白乐笙在内的所有人,我和回国,还有小梓昀的事情,除非我告诉可以说了,才可以带他回家,答应吗?”许若悠沉声说道。

冷雪慕盯着她看了半响,似乎是想知道她有什么阴谋诡计,神色微微变幻,约莫三五分钟之后,他才开口道:“好,我答应的要求。”

许若悠松了口气,道:“既然如此,给我几天时间收拾东西,办理一些私事,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妥当了,我会通知,到时候我和梓昀会跟一起回国。”

冷雪慕扬起眉道:“告诉我需要办理的事情,我会帮办,这两天哪也不能去,伤好之前,最好乖乖待在这里,我不希望有任何理由延迟回国的时间。”许若悠张张嘴,有点无奈,可又心知冷雪慕这人决定好的事情一般不会轻易更改,再者说,她要办的事情也不算什么大事,不过是学校一些毕业手续而已,再就是和池也说一声,还有她那个妹妹,需要安

顿一下。

不过学校的事情冷雪慕可以帮她去办,可向池也告别,还有安顿许若玲的事情就必须她亲自去办了。

想到这,许若悠便说道:“有些事情我可以交给去办,可有些事必须我亲自去办,我既然答应了会跟回国,就一定不会食言,请相信我。”

冷雪慕看了她半天,才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池也的家里,上官芊绵一再拨着许若悠的电话,电话那头还是提示着“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许若悠和小梓昀一晚上没回来,上官芊绵着实有些担心。

池也这一晚上居然也没有回来,她怕打扰到他的工作,便一直没好意思给他打电话,可这会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许若悠和小梓昀还不见踪影,她便忍不住,拨了池也的电话。

电话那头,响了好几声,才被接通。

“芊绵,有什么事吗?”池也的声音响起在电话那头,声音稍稍有些沙哑,透着些许疲惫。

“在忙吗?”上官芊绵试探的问了一句。

“差不多忙完了,说吧。”池也说道。

上官芊绵忽然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她现在好像已经把麻烦池也当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对方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尽可能的满、足她的要求。越是这样,她其实就越觉得愧疚。

标签:

Related Post